黑色幽默:澳洲摩托党人的葬礼

0

0
摩托党Rebels的“警卫官”Simon Rasic葬礼在悉尼西区举行,参加吊唁活动的党徒创下了历史记录。上周日这名43岁的前袋鼠队教练Rale Rasic的儿子在家中疑因心脏病而去世。
将近1500名来自五湖四海、世界各地的党徒前往Hoxton Park的基督教教堂寄托哀思。而摩托党Rebels全国俱乐部主席Alex Vella由于“人品问题”而被政府取消了签证,因此未能参加葬礼。本月Vella曾试图从他的祖国马耳他重返澳洲,但被拒绝入境。
党徒Sash Mielczarek在葬礼进行期间朗诵了一首由Vella所作的小诗,诗中赞扬了这名四个孩子的父亲是一位坚定的男人。诗中念到:“啊,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,我是多么的肚子疼啊,在马耳他和我的兄弟们啊,他们都很烦躁不安。”
党徒Ron Brown表示Simon Rasic的死是俱乐部的一个巨大损失。他说:“全国Rebels兄弟得知Simon死了就像断了腿一样难受。”
Simon Rasic的母亲Barbara谈及了她的儿子自小对摩托的热爱,并感谢了俱乐部。“Simon给大家带来了欢乐和一些困难的时刻。我们如此地爱他,这个世界没有他就都不一样了。”
Simon Rasic的小女儿Malibu在人潮汹涌的教堂前说道,“Rebels万岁,Rebels万岁。”她说:“我的父亲是一个最勇敢,最滑稽,最疯狂的人。没人能吓得了我,因为我的老爸最吓人。他好棒。”





 

小编评论

摩托党绝对是澳洲一景了,外界说他们是黑帮,他们称自己是热爱摩托车的俱乐部成员。但是,黑帮这个词的界定还是比较准确的,毕竟澳洲多数枪击案都有摩托党的身影。“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,我是多么的肚子疼啊。”这样的掉词真是吊炸天啊,摩托党把葬礼搞的像派对,还真别有一番风光。

本文地址: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匠心移民留学
 返回顶部